当前位置>: 美文站首页 > 原创美文 >

原创美文 终究,我们还是会相遇

2015-11-08编辑:admin来源:未填写次阅读

五一假期说来就来,薛甜缩在自己的宿舍改论文,谁知突然门响如雷,薛甜暗道不好:入室抢劫?!难道学校保安不值班么?!于是她快步走到门口,抄起门后的扫帚抗在肩上,厉声问门外:来者何人?!

车子在一家高档餐厅前停下,薛甜跟着李大少下了车走进餐厅。悠扬的音乐,典雅的环境,对面的帅哥英俊挺拔,当然,如果换一位帅哥的话就更完美了。

而在小道尽头的一颗树后,一抹落寞的身影渐行渐远。

而杨师兄对薛甜来说就是这样一个人。薛甜不是冷血也不是木头,当然会被感动,但感动归感动,却是真的不来电,所以只能装糊涂,说来说去薛甜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还是当年高中的那位初恋。

但面上依旧满面春天,笑靥如花,拿出最温柔的嗓音:杨师兄,带我们班这群兔崽子累坏了吧,晚上我请你吃饭。

完全忘了刚才是谁说的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让兴奋怎能文采斐然得写下出游游记。

李老太一听声色一变威严了起来:薛甜,为师是为你的终身大事考虑,怎么是雪上加霜呢。再说我侄子这人,绝对值得一见,那真是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仁而威,惠而信啊!

薛甜脸色一变,立马扔了扫帚开门,迎面一阵风,薛甜尚未看清,屋里就闪进两人。前面一人,圆脸,花白头发,脸色微怒,正是李老太;后面一人,英俊挺拔,男,脸有憋笑之嫌,看来就是李老太口中的侄子了。

薛甜平了平怒气,转头正色道:李斌,我已经不爱听冷笑话了。

 

薛甜听了茫然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一留洋博士还会背中国的《孙子兵法》?

说到最后李大帅的嗓音都有些颤抖,尾音还有些嘶吼的样子。

薛甜忍无可忍,攥拳冲他咆哮:一个人去医院打针看到有个人在打点滴,笑了。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本站关键字:

猜猜一颗绿豆从十五楼纵身而下,变成了什么?”“猜不出来吧,是红豆,因为绿豆流了好多血。哈哈!

三天之后杨坤带着薛甜班里的一群脱缰之马从秦皇岛归来,本想着形容枯槁的杨师兄却是神采奕奕地站在面前,薛甜心中怒火熊熊燃烧:我在这受苦受累,你竟然玩得不亦乐乎,还向李老太告我的密!

分类:原创基地| 发布:杭| 查看: | 发表时间:2012-4-9

还未说完,李大少俯首就吻上她的唇。薛甜僵住,尔后挣扎,慢慢无力,最后沉陷在无尽的温柔中。

薛甜看到他不禁一楞,心中些许惊慌,但还是马上调整表情,换上一脸谄媚,忙不迭跑到李老太面前点头哈腰:尊师前来有何指教?

薛甜委屈:尊师如何得知徒儿未前往秦皇岛?

吼完怒瞪李帅哥,看到他面色一楞,随后冲她甜甜一笑,那排如当年一样白花花的牙齿闪了薛甜冲血的双眼。

李老太往床上一坐,怒视于她:你不是说要带学生去秦皇岛么?怎么,石家庄改名叫秦皇岛了?!

 

薛甜只觉天昏地又暗,脚下虚浮,差点载到地板砖上,扶额冷静一下方开口:老太,您就饶了我这条小命吧,我这已经够忙了,您就不要再雪上加霜了。

正龇牙咧嘴之际,抬头便撞上以硬物,薛甜抱头怒瞪,竟然是李大少。薛甜大骂:“小贼,尔以男子壮硕之躯欺吾女子之柔弱,何等无耻!”

Chapter 3

 

终究,我们还是会相遇

终究,我们还是会相遇

薛甜想逃,但怎么逃。你高中时的初恋在弃你留学后的10年归来,摇身一变成了你恩师的侄子并且要追求你,你能怎么办,你当然要装作不认识他,但是你心中依旧有他,且他是你唯一的恋爱对象,且你为了赌气一口气考上博士,成为了继男人女人之后的第三种人:女博士兼大龄剩女。该怎么逃?

薛甜眼顿时眼眶发热鼻子发酸,但还是握着手机一言不发。

杨师兄不置可否,微微一笑,回曰:师妹果然聪慧贤淑,吾确实累极,既师妹相邀,岂有拒绝之礼。

李大少阴沉开口:“薛甜,你还逃避?!你清醒一点,爱情都是自私的,你那么伟大装给谁看?你要真怕伤了杨坤早跟他好了,你心里就没有他!别逃避了,看清楚你自己的心!”

当晚,石家庄某露天大排档坐着两男一女。只见两男怒目相视,火花四溅,暗波涌动。那一女却坐在旁边海吃海喝,丝毫不受两男之间气氛的影响。

标签:爱情心情随笔

 

薛甜只记得“五一”那天李斌送她回去时说的话,他说: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

Chapter 1

只见李帅哥轻启薄唇,吐出了答案:因为他笑点低(滴)呗。

李大少面目认真直视薛甜双眼,深情道: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薛甜,难道你忘了当年梧桐树下的李斌吗?

薛甜觉得自己太飘飘然了,伸手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终于有些回神。抬头对上对面帅哥的眼睛,薛甜一楞,尴尬得转过了头。

回答她的则是更剧烈的敲门声,薛甜害怕,看来这回遇到强的了。

第二天接到李大少电话的时候薛甜刚开完班会,班会上学生讲出游的心得,一个个讲的如火如荼,薛甜嫉妒的气血攻心。站在讲台上摔书:“范仲淹!”

QQ:511742122

现在的薛甜只想割下自己的耳朵,挖瞎自己的眼,要不就缝上旁边这位帅哥的嘴。整顿饭下来,对面的帅哥就没吃东西,一直在讲冷笑话,而现在坐在车上送薛甜回去的路上,他的嘴还依旧啪啪啪说个不停,薛甜一阵头疼。

李老太冲旁边男子一挥手:斌儿,带她出去!”

门外立马响起李老太威严的声音:为师!

薛甜被老太这种古代暴官审犯人似的样子吓到,眼泪汪汪:徒儿有话要讲,不然死不瞑目啊!

李老太开口:曰。

薛甜那晚几乎是冲出去的,高学历高智商的她并不一定就高情商。面对这样的状况,她只有逃躲。

本文链接:

李大少在那边咬牙切齿:“等着,我去找你!”

薛甜继续:“曾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作为当代大学生,一个出游就兴奋成这样,以后怎么成大事?!下去每个人都给我写两千字的游记交上来,要文采斐然,不要给我草草了事!

学生被吓一跳。

薛甜怯懦:“你你有事?”

薛甜坐在宝马上,不禁有些飘飘然,微风一吹,薛甜的论文便无声无息得被它主人抛到了九霄云外。

 

无奈之下抖声再问: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不然我报警了啊!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感情的事就是这样,你强求不来,你爱的越深对你就越不公,但你却往往深陷其中。

薛甜一听老太把《史记》都搬来形容那个侄子了,知道是铁了心让她见了,看来当今之际只能安抚,不然以李老太那脾气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于是薛甜松口答应,李老太欣然挂了电话。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love地带 

是的,李斌的确是有备而来,而且的确是出其不意,以李老太侄子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大排档上搅了她报复杨师兄的局。

本来薛甜在想如果李老太的惩罚就是让她坐在宝马车上兜风的话,那么她甘愿每天受罚,但李老太果然是李老太,她说罚你绝对就是罚你。薛甜觉得自己都快死了,在心中各种咆哮:能不能换个帅哥惩罚我啊!

李大少铁青着脸,沉默。

 

然事赶事,正在薛甜为五一出游和论文焦头烂额之时,李老太又打来电话:小甜甜,你看你都二十有七了,大龄剩女啊,该考虑考虑以后的事了,正好五一我有个侄子来,要不你见见?

Chapter 2

薛甜低头:“可是…”

抬脚踢了路边石墩子一脚发泄,却痛得薛甜眼泪直飙:“尔等蠢物也欺侮吾也,是可忍孰不可忍。”

请问如果有一相貌英俊高学历多金男从你上大一到博士甚至你都毕业留校了还一直跟随在你左右,你一有困难他马上伸出援手,你一生病他马上马不停蹄地奔来照顾你吃饭打针吃药。那么他不是喜欢你是什么。

此女当然是薛甜无疑,两男则分别是李斌李大少,杨坤杨师兄。俗话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现在在各位眼前现场直播的场景则实实应了这句话。

文/李宝宝。

终究,我们还是会相遇

终究,我们还是会相遇

好吧,薛甜这位文学博士也不能免俗,已经被香车宝马迷了心志,当然,她故意忽视了旁边的李斌李大少。

李老太一拍床板,两指指向薛甜,大喝一声:罚!

薛甜忙上前一步:尊师,徒儿知错,但徒儿确有要事在身,欺骗尊师实属无奈之举,望尊师息怒。

薛甜了然,作揖道:徒儿甘愿受罚。

薛甜这几天很窝火,无处发泄的她只能把自己弄成一团火,走哪都有一种焦灼感。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关于五一出游的事,作为班主任的她被一群90后大学生烦着要去秦皇岛看海,但偏偏薛甜的论文就要进入最后阶段,这几天最是忙碌之际。

薛甜只“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相关文章

Chapter4

春天是在是个让人厌烦的天气,干燥暴躁,弄得心绪不宁。薛甜走在学校的小道上,抓着头发烦恼着。

本想借五一假期缓缓,把论文收收尾修改一下,但是看来计划要落汤。想想李老太那张慈祥又狡诈的脸,薛甜只觉背后冷风凛凛,但无奈,谁让自己是这位李老太的爱徒呢,作为文学博士留校的她只想振臂高呼:吾将隐去,上不理朝堂,下不顾乡野。

李老太眯了眯眼: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也。

“就让自己自私一次吧,或许这样对谁都有好处,不至于三个人一块痛苦。“薛甜默默想着。

薛甜一接电话还未张嘴,李大少就开门见山:“薛甜,你以为逃避就可以解决一切?你恨我当初为了留学跟你分手,那你现在是不是该感谢我为了你而回国发展?为什么你把对我的恨记得那么牢固,却把对我的感情埋的那么深?你怕什么?你怕伤了杨坤还是你怕别人说你钓高富帅?那你那杨师兄也高也富也帅。你说你到底在怕什么。你到底在躲什么?”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我们 终究 还是 相遇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