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文站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鲁子荣怒打小白龙

2016-03-03编辑:admin来源:未填写次阅读

    鲁子荣,贵阳巢安县人也。五年前只因上山砍柴不小心放火烧了山上的林子,害怕被官府抓住砍头而连夜外逃,逃至广西桂林,听说有个富豪万陵广,愿结天下英雄,就想去投于他。万陵广一见鲁子荣,以为有侠客气,自然留在府上,好酒好肉招待,不在话下。

    没死的妖怪哪里敢上来砍杀,鲁子荣兴起,像怪物跳江过去,举锤便砸,怪物们见白龙已死,已成惊弓之鸟,哪里能还手,被鲁子荣一一砸死,有几个清醒大胆的,忙向井口奔去。鲁子荣见了,忙追上去,却听见有兵刃相交的声音,原来是那坪顶山山神青衣老头赶来,刚好碰见他们要逃出去,和他们战在了一起。青衣老头却也不弱,死死拦住了去路,鲁子荣敢将上来,一锤一个,把怪物尽数砸死。青衣老头文里面情形,鲁子荣说妖龙已被他砸死,于是忙和青衣老头进去,只见地上七零八落的躺着怪物的尸体,白龙断成两截,几十个裸体女子躺了一地尚未醒过来,鲁子荣忙向后堂内扯了一床被子过来给这些女子盖上。 

黑毛怪全身哆嗦,战战兢兢,心里寻思如何摆脱鲁子荣,但鲁子荣盯得紧,推推搡搡,且他又跑得极快,如何能摆脱得了他!不多时,他们来至山脚下,见有一块巨石,四周杂草丛生,矮树交叉相错。鲁子荣抬头去看那石雕,月光下依稀可见石上张牙舞爪的龙纹雕刻,正想问井口在哪,黑毛怪突然叫到:“大王,快快救我。”鲁子荣听到有人来了,忙四处观看,只见黑毛怪往草丛里一钻,便没了踪影。鲁子荣不见有所谓的“大王”前来,原来是黑毛怪故意引开鲁子荣的注意,急忙拨开草丛,却哪里还找得到他。鲁子荣先前听青衣老头说井口就在巨石附近,于是就拿铁锤拨开草丛,叉开树枝,寻了一会,果见有一口井,向里看时,黑乎乎的。

    行至半晌,远远见前面有个小小集市,鲁子荣走了过去,找了间酒店坐了。小二哥忙过来招呼倒茶,鲁子荣要了十斤酒,三斤熟牛肉。酒喝得精光,牛肉也不剩了,鲁子荣结帐正待要走,向小二哥问:“小二哥,此处离坪顶山尚有多远?”小二哥听见,打了个跌,忙连摆摆手:“客官要处坪顶山,那可万万去不得!那里有妖怪。”鲁子荣道:“可是有个龙妖?洒家正是去收拾它来。”小二道:“万万去不得,这妖怪可厉害了,时时出来为害附近百姓,人们都害怕它,晚上更是闭门闭户。客官,想必您是受人所托,想去降伏这妖怪?却可去不得,没得白白送了自家性命”鲁子荣哼了一声,道:“这该死的畜生,为祸乡里,杀人性命,洒家寻着了它,把它抽筋剥骨。”拿了铁锤行礼,正待要去,掌柜也来拦道:“我看客官虽有一身好本事,但人岂能比得了妖怪?没得给它吃了,我劝客官打消这主意罢!”鲁子荣却不理会,径直走了,酒店里的人都摇了摇头,只觉天下至蠢之人莫过如此。

    青衣老头跪下磕头道谢,连连称赞鲁子荣神勇,鲁子荣哪里受得了这些,连忙把他扶起来。过了一盏茶功夫,那些女子渐渐醒过来,也赶忙过来拜谢!鲁子荣见她们赤身露体,极为不雅,转过头去,命她们穿了衣服再来相见,那些女子赶忙去内堂穿了衣服后出来拜谢鲁子荣。鲁子荣道:“这些妖魔作恶多端,欺良霸善,你们当中可有人是石董农的媳妇?”一个穿黄绿绸布的妇女忙出来做了个万福:“小女子便是,我夫君被这妖龙害死,我日夜思念,奈何阴阳两隔,我恨不得杀了这妖龙为夫君报仇,奈何这妖龙厉害,我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不知道恩公是如何知道我家相公的?”鲁子荣将太白金星庙中石董农托梦这是说了,众人感谢不已。青衣老头道:“壮士大恩大德,小老儿我无以为报。”鲁子荣道:“洒家只不过见这些妖魔作恶,心里嫉恨,才打杀了他们,不必想谢,如今妖龙已除,各位就回到自己的家中去罢。”

    太阳斜下,远远望见一座高山,直拔而起,峭壁难攀,郁郁有黑气生出,鲁子荣心想这就是坪顶山了,撂了撂铁锤,大踏步走将过去。其实太阳余辉己尽,到处都是乌鸦啊啊而鸣,甚是荒凉。离坪顶山越近,越闻到阵阵恶臭。这时晚风吹来,酒力挥发上来,鲁子荣只觉燥热无比,刚又踏上一步,突然一脚踩空,身体扑将出去,正要跌倒,急忙一侧身,却还是掉入了一条溪水当中。只觉得一阵清凉,鲁子荣腾了几下,觉得畅快无比,才从溪水中走上岸来,放下铁锤和湿答答的行李,正待坐下休息一会,忽听见背后有人叫了声“壮士”。鲁子荣跳转身来,只见一个身穿青布衣,矮小瘦弱的老头,稀稀疏疏的胡子己然全白,手里撑着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瞧着自己,心里不禁有气,正想斥他几句,但转念一想:“这老头竟敢夜晚在这坪顶山脚,不是妖怪便是鬼魂。”突然想起,厉声道:“你这老儿可识得这山上龙妖?可和他有什么关系?”青衣老头见他问话,慌忙答道:“壮士休要起疑,老儿我是这坪顶山的山神,今见壮士来此,特来相见,壮士莫要怪老儿失礼。”

    鲁子荣听他自称是这坪顶山的山神,稍感诧异,仔细瞧他,虽然长相丑陋却无郁郁气息,道:“老人家果真是这坪顶山山神?你来见洒家却是为何?”青衣老头道:“老儿虽活了这么把年纪,却也不敢欺骗壮士,只因今见壮士到来,老儿特来求助于壮士。”说着不禁泪出,鲁子荣却想知道何故,只是瞧着他,并不插话。青衣老头抹了把眼泪续道:“几年前,有条妖龙来到此山,他见这里山青水绿,便把此山给霸占了,还把小老儿给拘了出来,喝令给他做牛做马,打点一切。小老儿我自然不愿意,致被他打得躺床一个月不得动弹,简直生不如死。他每天前来逼迫威胁于我,要我臣服于他,然后便用皮鞭抽我,我年老体弱,如何禁得住这鞭子,我假裴表面上服于他,心里却不服,但他武艺高强,如何能与他相争?唉,小老儿我又懦弱,不敢把此事告诉上面长官,是怕他报复,况且告诉了上面长官,也未必会来帮小老儿除去这妖龙,唉,唉,唉,难矣!”他连叹几声,鲁子荣见他惆怅无比,觉得这其中必有他的难言之隐。青衣老头突又转悲为喜:“今曰见壮士前来,正气凛然,神威凛凛,必能除去此妖龙。今曰壮士若是除去了此条妖龙,便能拯救小老儿和这一带百姓于水火之中。小老儿向这一带百姓恳求壮士。”说着便向鲁子荣跪下来。鲁子荣慌得连忙扶他起来:“此妖龙作恶多端,洒家正是受人所托前来除去这恶龙,老人家不必礼,却不知这恶龙在何处?”青衣老头道:“这妖龙现住在山背脚底的一口枯井里,这口枯井口有杂树乱草遮掩,很难找到。不过离井囗不远处有块巨石,上面刻有一条龙,壮士只要找到这巨石,便能找到妖龙的住所了。”鲁子荣得他指引,喜不自胜,心中豪气大盛,便欲立马去捣了恶龙穴。鲁子荣道:“多谢老人家指引,洒家这便捣了这恶龙的巢穴。”青衣老人连连拜谢:“小老儿在此多谢壮士了,只是壮士见到妖龙时,千万不可提起见过小老儿啊!”鲁子荣见他尚有担忧,道:“洒家上去便一锤打死了它,岂容它多啰嗦。”拎了铁锤,辞了青衣老头,便往妖龙巢穴大踏步走去。

    鲁子荣自收到家中来信,和万陵广痛饮一天后便告辞了。这天行至广西弓马县,天下起蒙蒙细雨,鲁子荣来到镇上买了把油伞,却不歇息,又走了三十里路,夜渐深了。鲁子荣望见松树林下有座破庙,便过去歇脚。庙破烂不堪,是供奉太白金星的观宇,却也可避雨。鲁子荣把行李放在墙边,倚了铁锤,吹干净地板,坐下来倚在墙上,盯着破败不堪的太白金星像,哼了一声,也觉得他落难至此,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鲁子荣摸出两张大饼,慢慢嚼起来,只觉得神倦困乏,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

    鲁子荣拿起铁锤,捡了一根怪物们丢下的火把,跳进井里。鲁子荣见井壁上有条通道,举火把走了进去,走了十几步,看见前面有火光,又走了几步,场地逐渐宽大了起来。洞里的墙壁都插了火把,墙上挂满了各种野兽和人的尸体,有几个怪物在烤肉,他们见了鲁子荣,大嚷起来,里面其他怪物听见叫嚷声,纷纷围了过来,有几十个之多。鲁子荣喝到:“作孽的妖龙,快快出来受死。”只见怪群左右分开,一个身穿白锦袍,头戴雕翎的年轻公子走了出来,相貌俊美,手里拿了把青龙偃月刀,面无表情,冷冷的问道:“阁下是谁,不知道找小龙我有何事?”鲁子荣见他俊美,身穿白袍,知他就是妖龙,喝道:“洒家前日路过太白金星庙,见有鬼魂托梦于我,你这撮鸟,为非作歹,霸占人妻,害人性命,洒家今天正是来除掉你这个妖龙。”妖龙见他原来是受到了石董农的恳求,前来报仇,微微笑到:“小龙我身为龙种,尊贵无比,杀几个人算得了什么,那是他们该杀,抢几个民女又算得了什么,……”话未说完,只见有一个铁锤砸了过来,忙用青龙偃月刀相架,妖龙的大刀被铁锤荡开几尺,知道此人厉害,忙令怪物们把鲁子荣围了起来,格杀勿论。怪物们纷纷撮起兵刃,向鲁子荣砍来。鲁子荣锤快且猛,众怪物不敢靠近,便和他游斗起来。这些怪物身手敏捷,兵刃使得风声呼呼,且避且战,上下左右围攻,鲁子荣左挡右攻,上挡下攻,一把铁锤使得浑圆如意。那妖龙在外围说道:“这位大哥,果然神勇无敌,如能和你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岂不快哉!”鲁子荣骂道:“你这个撮鸟,狗一般的东西,如何敢与洒家结拜兄弟?”妖龙并不生气:“我这里收罗了许多金银财宝,美女也不再少,你如能答应,我们平分如何?”说着走向内堂,从里面赶了一群赤身裸体的女子出来,鲁子荣知道他想用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哪里理会他,手上铁锤使得更加急了。有个大意的怪物,被鲁子荣铁锤砸到,身体向妖龙疾飞了过去,妖龙用手一格,却被鲜血溅了满身满脸。妖龙大怒,闪身加入战斗,他受了血溅,心里大怒,手上的兵刃使得又快又狠。鲁子荣不敢大意,攻转防,防转攻。其他怪物见他们两个神勇,不得近身,只好在旁边围观。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荣怒 打小 白龙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