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文站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穿迷彩服的人

2016-07-13编辑:admin来源:未填写次阅读

穿迷彩服的人

  长桥市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迎春”高级宾馆,这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夜里11点光景,宾馆里来了一个军人打扮的人。此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黄绿相杂的迷彩服,手里提着一个特制的拉链黑皮箱,他走到服务台前,把头一伸:“有床位吗?”

  当班的服务员叫王莉莉,她将来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犯起疑来:说他是军人吧,却蓬头垢面,没有军人的仪表;说他不是军人吧,可又戴着领章、帽徽。王莉莉问道:"有证件吗?""有!"来人将证件递了过来。王莉莉接过一看,是军人通行证,盖有某某部队的鲜红大印,清清楚楚,不容置疑。

  王莉莉把住宿登记簿递上去,那人"刷刷"几下就填好了。然后一边将登记簿递给王莉莉,一边说:“我要两个床位!”

  王莉莉朝登记簿上看了一眼:"你不是一个人吗?那要两个床位干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了:“请你不要问好不好!住一个床位付一个床位的钱,住两个床位付两个床位的钱!我要两个床位!"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执行任务!”他的话硬得很,王莉莉不好再问了。她知道,军队里总有一些机密的事,是不能跟一般人讲的。她的爸爸1947年参加革命,每次出去干什么,从来都不告诉妈妈,妈妈问,他就说:“执行任务!”

  王莉莉口气缓和下来,说:“大间只剩一个床位了,还有一个小间是两个床位的,只是价格高一点,住不住?”“住!”王莉莉便将房间号码登记上,递上一把钥匙,告诉他说:“三楼304号房间。”那人接过钥匙,提上黑皮箱,就上了楼。

  王莉莉朝门口看了半天,也没见有人进来,心里不禁又涌上了一团疑云,她想上三楼看一看那个穿迷彩服的人,到底是跟什么人住在一起,于是就提着一瓶开水上了楼。

  王莉莉来到304房间门口,见里面灯是亮着的,还传来说话的声音:“……你说过,要找个高级宾馆住住,痛痛快快地喝他个一醉方休。今晚,咱俩不醉不散。来,干!”“当!”碰怀声,“滋溜”酒液入肚。王莉莉敲了敲门,里面发问:“谁?”王莉莉说:“我。”“干么?”“送开水。”“进来!”

  门没上锁,王莉莉一推就进去了。她把水瓶放到桌上,用眼角把屋里扫了一遍。靠墙双人沙发中间的茶几上,摆着两瓶打开了盖子的罐头盒,一瓶是午餐牛肉,一瓶是油炸带鱼,摊开的牛皮纸上还放着一只撕得七零八碎的烧鸡,两边各放了一双筷子,一只茶杯,茶杯里都斟满了酒。穿迷彩服的军人坐在沙发上,脸喝得通红,里边的沙发上却是空的。四周没有人,洗脸间的门是开着的,灯亮着,也没有人。

  王莉莉好生奇怪,明明听到穿迷彩服的军人在跟一个人说话,怎么就不见那人呢?是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不可能!房间就那么大。是跳窗逃跑了?也不大可能!王莉莉进门的时候,窗是关着的,而且还上了插销。那么那个没露面的人到底到哪儿去了?这个穿迷彩服的古怪人真是军人吗?他究竟来干什么?

  王莉莉从304号房间走出来,越想越觉得可疑,于是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

  公安局值班的是一位青年干警,名字叫钟成。钟成接到王莉莉的报告,立即联想到昨天局里接到一个通报,说是附近某县银行被盗,罪犯已携带巨款潜逃。这个形迹可疑的人与那个罪犯是否有关?他放下电话,迅速穿好衣服,来不及向局领导报告,就骑上摩托车飞驰而去。几分钟后,到了宾馆门口,他跳下摩托车,直奔一楼值班室,王莉莉正等着他。

  听罢王莉莉的详细报告,钟成以一个公安人员特有的警觉,推断这个穿迷彩服的军人很有可能是个假军人。现在冒充军人,高干子女作案的事屡见不鲜。即使是真军人,也不能完全排除他作案的可能。否则他说话为什么前后矛盾,令人费解?为什么又把他的同伴藏起来?会不会这

  就是那个携带巨款潜逃的罪犯,为了逃避追捕,化装成军人,深夜潜到宾馆里来,与他的同伙接头、销脏?他手中提的那个黑皮箱里,会不会装着大量的人民币?有可能,很有这个可能!想到这里,钟成就像一个士兵在战场上听到冲锋号,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他是一个公安战士,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打击罪犯,这是他的责任,他绝不能让一个罪犯从他的身边溜掉!

  他决定先到304号房间看一看。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叫王莉莉借来一套男服务员的服装换上,然后提上开水瓶,拿着一串钥匙,向三楼走去。

  5月份夜短昼长,天亮得早,住宿人员大部分还没有起床。少数要赶早班车或出去办事的人起来了,有的在收拾东西,有的在洗漱。服务员在拖地板,往房间送开水,动作都是轻轻的。钟成好像生来就当过服务员,迈着慢悠悠的步子向304号房间走去,将钥匙轻轻插进锁眼里一拧,一推门就进去了。他若无其事地将水瓶放到桌上,用眼光瞥了一下,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外边床上睡着一个人,从床前椅子上放着的衣服看,这就是那个穿迷彩服的人,他已经醒了,正翻身要起床。里边那张床上被子是铺着的,人却不在了。黑皮箱放在被子上面,拉链上了锁。钟成从304号房间走出来,在水池旁找了一个拖把,一边在走廊上拖着地板,一边监视着房间内的动静。

  不一会儿,里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大概是在洗脸刷牙。停了一会儿,门开了,那人走了出来,仍然穿着迷彩服,提着黑皮箱,顺着走廊向楼下走去。钟成赶紧放下拖把,从后面跟了上去。到了一楼,那人走到服务台前,放下皮箱,将钥匙递上去,说了声“我走了”,就提起黑皮箱走出大门。

  钟成立即冲上去,对王莉莉说:“我要盯住他,你赶紧帮我向公安局挂个电话。”说罢就尾随着那个人走了出去。

  那个穿迷彩服的人在大街上一边走着,一边东张西望,像是在寻找路边的门牌号码。走过一个邮电所时,他突然站住了,然后一转身就走了进去。在齐胸的墨绿色柜台前,他将皮箱放好,掏出一枚硬币,买了一张电报纸,“刷刷刷”写了几行字递了过去,接着就付钱,然后提着皮箱出来了。钟成迅速走到柜台前,掏出警官证,在营业员面前一亮,要过那人的发报底稿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河南古都市34567我与07明日8时到达。”

  钟成一惊:此人居然与外省有联系,而且还有代号,看来这是一个很大的犯罪团伙。他立即走出邮电所,在纷乱的人群中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个穿迷彩服的人。大概那人并没有发觉有人盯梢,仍然不紧不慢地走着。

  来到3路公共汽车站,正好有一个辆班车过来了,穿迷彩服的人提箱从前门上了车,钟成紧走几步从后门上了车。车子到了火车站,车门刚一打开,那人就急匆匆跳了下去,钟成立即跟了上去。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迷彩服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