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文站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夜半敲门声

2015-10-27编辑:liyanming来源:未填写次阅读


  丁德刚平时在单位能说会道,自以为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好像什么事都搞得定。但是,他也有一个弱点,就是在家怕老婆。

  这个月十五号,单位组织去南方某省旅游,说好不允许带家属。丁德刚回家向老婆汇报了。女人虽然厉害,可是,老公在外面总是给他面子的,不会不让他去。她知道,假如他不去,单位是要被人说闲话的。

  飞机是下午两点三十分起飞的,从东部的S市到南方的H省,只有一个半小时多的航程。到了机场,旅行社的地接人员将他们送上了去宾馆的大巴,路程不短,也开了半个小时,到达宾馆已是傍晚五点了。

  这是一家五星级的宾馆,大厅富丽堂皇,很是豪华。两个人一间的标准房,分钥匙的时候,将丁德刚与孙鑫鑫分在了一间客房。导游分发完钥匙,告诉大家晚上的活动安排,一刻钟的时间,到客房放好行李,马上就去餐厅用餐,用餐的时候再告诉大家明天一天的行程。

  到了客房,丁德刚放好行李,就洗了把脸。等孙鑫鑫也洗好以后,他们就去了餐厅。因为一个下午的旅途,大家肚子都有些饿了。第一天晚上的用餐蛮简单的,十几个菜,都是像家常菜一样的,没有烧得特别好的,所以,大家吃得很快。见大家要吃好了,导游开始与大家讲明天的行程。安排去了“天涯海角”、“红色娘子军根据地”等景点。导游说,明天因为旅程时间比较长,所以早晨大家不能睡懒觉,五点必须起床,六点吃早饭,七点一定要开车,否则,迟了路上就会堵车。随后,导游告诉大家,今天刚到,大家早一点休息,明天还要起早,所以晚上不安排活动了。假如要玩,就自己组织了。

  吃完饭,有些员工就约好了去打牌,有的到歌厅去唱卡拉OK。孙鑫鑫是与大家一起唱卡拉OK。丁德刚一方面也确实对打牌没有兴趣,他宁可去客房看电视,另一方面,他还要给老婆打电话,汇报今天的旅程。于是,他向孙鑫鑫要了门卡,自己一个人回客房了。

  回到客房,他打开电视机,看起新闻。因为老婆每天要跳广场舞的,现在正好在跳,所以,他准备九点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看完新闻联播,已经是七点四十分了,于是,他去盥洗室洗了澡,洗了换下的衣服,随后将它们挂在了客房的窗帘架上。做好这一切,他上床坐在床上看电视。这时,床头柜上的座机响了,他吓了一跳,谁会打电话到这里来呢?电话里是一个闽南女子的口音:“先生,要约炮吗?很便宜的,一百元一次。”

  “不用。”他挂了电话,不过心跳已经加快了许多。以前他曾听人说起过,南方城市乱七八糟的,半夜里常常有骚扰电话,有时还会有穿着暴露的女郎上门推销自己。想不到自己今天晚上算是碰到了。可他这人是有色心没色胆的人。

  半小时以后,他给老婆打电话,家里座机的铃声响着,好久没人接,正当他准备挂机的时候,老婆气喘嘘嘘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我刚开门听见了电话响,赶紧跑过来接电话,你怎么样,玩得开心吗?”正在说话的时候,客房的门铃响了。“老婆,等一会,有人敲门,我去看看是谁。”他一面继续与老婆说话,一面打开了客房的门。

  “先生,是你约炮的吧?”一个年轻的姑娘站在门口,她穿着十分的性感,胸脯高耸,很诱惑人的。

  “什么呀,我不是说不要嘛。”他对着门口的姑娘大声地说。

  “你在与谁说话呀?”老婆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到了他的耳朵。

  “外面有人在做生意。”他用地方方言与老婆说。

  “先生,没关系的,我们价格还可以商量的嘛。男人出门在外不就是图个享受吗,我们现在竞争厉害,价格已经很低了,要是几年前,做一次最少也得五、六百元,现在只要五十元做一次,做两次只要八十元。”姑娘还不罢休,继续纠缠着他。

  “你出去好吧,我告诉你不用,再这样的话,我可要报警了。”丁德刚有些火了。

  “丁德刚你在和谁说话,我好像听出来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当心点啊,过头了,我回来绝不饶你!”老婆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

  “老婆,你听我解释,我根本没理睬她们,是她们自己找上门的。”他拼命解释。

  “哟,先生,你不要装柳下惠好吧,你看我脱光了,不上心那才叫不好色呢。”姑娘大声地说。

  “丁德刚,你听着,你好之为之,不要以为在外面就可以胡搞,弄出点脏病来,看我不赶你出门!”老婆气的挂了电话。

  “你真不要脸,婊子!”气得丁德刚大声骂刚走出门外的妓女。

  那女人一看客人真发火了,越发走的快,很快就消失在过道的拐弯处,没了人影。

  这一夜,一直到孙鑫鑫下半夜回房,他都没有睡着。他是害怕回家以后怎么向老婆说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觉得自己真是冤呀,有些说不清楚。要是当时有同事在,这事就好解释了。

  孙鑫鑫是在下半夜回房间的,丁德刚等他洗完澡上了床,才告诉他今夜碰到的怪事。最后还感慨地说:“这南方也真是太开放了,妓女就如同苍蝇一样的满天飞,你赶都赶不走。”

  其实,这时孙鑫鑫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也是没有办法,早就不想唱了,被同事绑架着,不让他走,也就是为了看丁德刚的笑话。原来,是两个年轻的销售人员策划了这次作弄丁德刚的“事件”,他们故意以丁德刚房间的号码叫了“小姐”。在南方的这家五星级宾馆原本小姐就多,有人要“三陪”自然是跑的快,没想到丁德刚虽然嘴硬,胆子还是小,送上门的小姐都不敢碰。

  孙鑫鑫听了丁德刚的述说,原本是不想告诉他实情的,可是,听他述说的过程表露出的担心,又让他难以再瞒他了。孙鑫鑫知道不告诉他实情,恐怕他这一夜都睡不着了,而且,整个旅途他都会很不快乐。与心不忍,他终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丁德刚。

  这下丁德刚是彻底松了口气,“他妈的,这两个小子真是够绝的,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等到他进入梦乡,窗外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整个旅途自然是愉快的,可是回程中,丁德刚又皱起了眉头,他在考虑回家怎样向老婆解释“三陪女”的遭遇。不过,他心里宽慰的是,实在不行的话,就叫老婆打工会主席的电话,他会说明一切的。

  就在丁德刚犯愁的时候,其他的员工已经在考虑下次到哪里去旅游的预案了。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夜半 敲门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